温海亚寒

重新开了个号放旧文

背行策背到晕眩,忙里抽空来列个计划

时间军训完之后

搬运旧文

aph
交点

the cold war

全职
周翔短篇
段子集

花娘
reunion
段子集

doors曲绘
杂七杂八的东西

填坑

aph
rainy days

全职
邱乔短篇

花娘
梵五短篇

原创
赤槿中心
碎玉纪

脑洞补完
校园paro的刘卢
塔罗牌paro的塔异
朋友点文的栗子中心

想开小号放飞自我

sweet

#双花#
#原作设定下添加高中同学设定#
#旧文搬运#

那是高三最后一次集体活动。
不知是谁提议的歌手大赛赢得了全班的一致赞同,文艺委员甚至抱来了一袋糖果,说是唱一首歌就有资格得到一块。
我不过是想上去凑凑热闹,不知怎的被他误解成了想吃糖。都是高中生了,对零食哪有那么大的执着。倒是他的话让我很受用,豪气干云地问我想要多少尽管提。
我当是个玩笑,随口答了全部,没想到对方答应得爽快,对待得也是认真。
满以为他会霸占着讲台一直唱歌直到拿走所有糖果,没想到是后发制人——他给糖果持有者们开出了无法拒绝的价码。
即使家底殷实,这举动也着实疯狂,我自然埋怨了两句,心底却是高兴的,毕竟还有哪个朋友能为一个无理要求做到这份上呢?
我们将它分食了。说实话,早夏的温度让糖果的外壳已有些融化,黏糊糊的口感并不好。
可那甜度却是不会削减的
后来想想,之所以会觉得生活充满了苦涩,大概是当时和他一起时把糖分提前支付完了吧。

那份糖我其实偷偷留了一颗。
本打算毕业后塞到他嘴里权当祝福,没想到他在高考前一周回了B市,计划就这么没了。
再次相遇是在网游里,我忽然就想起了那颗没送出去的糖。
只是在抽屉里放了整整三年后,它都已经开始发苦了吧。

年轻的时候觉得一切都会变好,所以当他因手伤去治疗时我还抱着重返赛场的希望。'
谁会想到他再也无法适应高强度的比赛了呢?谁会想到我们间的联系说断就断了呢?
那么倔强的一个人,大概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的落寞吧。

我怀了无数的话想对他说。
想问问他过得好不好,想知道他这些年去了哪里,想……
真正重逢的那一天,繁花血景再现的那一刻,我差点就说出来了。
可是看到霸气雄图和义斩天下公会名的一瞬间,梦就醒了。
说出来有能怎么样呢?
错过了保质期的糖,外表再怎么光鲜,终究找不回当初的味道。

烟花

#叶橙#
#架空,短#
#旧文搬运#

“别走。”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得厉害,刚才那一枪差点打穿了肺部,阵阵剧痛让他的呼吸都愈加困难。他还想说点什么,然而喉咙里充斥着的浓厚血腥味让他只能发出几声含糊的咳嗽。

她的存在就像影子,黯淡无光,甚至会让人觉得可有可无。
但是他这么多年的无所畏惧,也正是源于知道影子会永远陪在身边。
而现在,影子要走了。
某种习以为常的安全感迅速剥离,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硬拉着他逛街,试好裙子后眼睛亮晶晶地等待评价;再也没有人偷偷熬夜自制礼花,趁他不注意时带点小任性地洒满他的全身;再也没有人义无反顾地陪他执行任务,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读懂他的全部指令;再也没有人一路相伴,即使路上曾有那么多的坎坷也不离不弃。
那些过去的,细小的,也许被他刻意忽略的,也许被他深藏于心的片段在眼前闪回,最后定格在离开的那一瞬。
呼啸的枪声淹没了她的告别,他只看到她笑起来的眼角无限美好。
影子第一次没有乖乖待在身后,也是最后一次了。

剧烈的枪炮声似乎快把整栋楼掀倒,明亮的光影有意无意地远离他的所在地。
明明平时看上去是那么温婉的一个女孩子,此时的强势却耀眼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因为那是烟花最后的绚烂。